红岩联线官方网站 打造全国知名的爱国主义教育网站
你是第 位访问者
更多...新闻专题
每日更新
长寿中学举行“红岩精神耀巴渝”..
红岩文化景区品质提升动员会:贯..
博物馆是城市的“有形历史”
全球热门博物馆排行:卢浮宫第一..
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指导..
云南启动“世界记忆遗产”东巴古..
吸引更多公众走进博物馆
烈士墓小学红岩班参加红岩革命纪..
追寻先辈初心 传承革命精神
5.18国际博物馆日——红岩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书刊精彩摘录->书刊精彩摘录
血与火写成的历史
作者:戚雷来源:红岩联线阅读次数:31327

血与火写成的历史
——军统重庆集中营大屠杀纪实  
 
  星移斗转,寒来暑住,中华人民共和国屹立在世界东方已经40多年了,在这超过一代人的岁月里,共和国的历史史册上,有过多少欢乐的庆典,更有多少不能忘却的往事。
  40多年前,重庆刚获得解放,立即有数以千计的人民解放军、地下党员涌到重庆西北郊的歌乐山上,这里,大地浸透了鲜血,几百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正被人们一一辨认,装殓……
  焦烟缭绕,尸横遍地,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今天,当我们回溯发生在“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集中营里那一幕幕血与火交织的情景时,阵阵腥风血雨,烈士的呐喊抗争,仿佛汹涌澎湃的浪头,迎面扑来……
  一、杨虎城刚踢进会客室,两把匕首刺进了他的心脏……
  1949年9月6日,一辆军用大卡车沿黔渝公路向重庆急驶而来。
  驾驶室里,坐着一位身材高大魁伟,长着很长胡须,头戴呢帽,身穿黄色条纹内衣,蓝裤,双鼻梁鞋的老人。22时左右,汽车来到重庆长江南岸的海棠溪渡口。
  夜晚,静谧的江面上弥漫着轻纱似的薄雾。江对岸闪烁着无数灯火,或许是长途乘车使人疲倦吧,等候过江轮渡时,老人慢慢从驾驶室里站起身,活动活动手脚,默默凝眸注视着万家灯火的山城重庆。
  这位面清瘦但精神矍铄的老人。就是名震中外的“西安事变”发动者之一,原国民党十七路军总指挥杨虎城将军。
  杨虎城与张学良联合发动“西安事变”促成了十年内战的最后结束,有功于国家民族。但蒋介石对其耿耿于怀,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1937年杨虎城被迫出国考察,卢沟桥事变后他置个人安危不顾,于同年11月由法国归来,然而迎接他的,却是特务的秘密逮捕及辗转各地达12年之久的囚禁。
  1949年春,蒋介石下野,李宗仁上台后提出释放张学良、杨虎城(其实张学良早已押往台湾)。蒋介石不但置之不理,反而密令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将杨虎城由重庆押往贵阳。
  同年8月底,蒋介石乘飞机抵达重庆,立即指示毛人凤筹划杀害杨虎城,得令后,毛人凤专门召开秘密会议,研究屠杀地点及方式,并决定由保密局西南特区副区长周养浩出面去贵阳,诡称蒋总裁在重庆要接见杨虎城,把他送往台湾。当杨虎城答应与周一道返渝之后,周即密电毛人凤作好准备。
  9月6月15日时左右,毛人凤偕徐远举(国民党西南长官公署行辕二处处长)乘车赶到位于军统集中营的毛人凤公馆,对选定的刽子手做了最后的布置,为确保汽车深夜过江,徐远举专门拿出一张名片!交白公馆看守员杨钦典到海棠溪渡口交涉。  
  晚20时,由贵州过来的周养浩乘一辆小汽车,先行到达海棠溪过江。22时左右,第二辆车也到达江边,车上除杨虎城父子外,尚有特务队长张鹄及全副武装的队员10余人,这便是先前见到的一幕。
  过得江去,汽车到达集中营戴公祠停车场,已是23时左右了。特务告诉杨虎城,要他在会客室暂住两天,等候飞机到台湾。
  戴公祠会客室,建在松林破半山腰上。这幢孤立的平方隐没在树荫深处,一到夜间就显得阴森、莫测、恐怖。
  在特务的“搀扶”下,杨虎城顺着石梯向客室走来。身后,儿子杨拯中捧着父亲谢葆贞(已于1947年2月被军统特务毒杀于重庆军统集中营杨家山“4.1”医院)的骨灰盒跟在后面。此时的拯中虽不满20岁,但10余年的监狱生活,长期的焦急苦闷和营养不良,使他过早地白了头发,显得十憔悴苍老。
  刚踏进会客室,早已预先埋伏在此的凶手王少山、林永昌2人即用匕首猛地刺进走在后面的杨拯中背部。“啊,爸……”拯中挣扎着惨叫了一声,立即倒地身亡,杨虎城听见儿子惨叫,正转身时,杀人经验丰富的刽子手熊祥,杨进兴迅速从两旁将匕首刺进了他的心脏,杨虎城踉跄挣扎了几下,也倒在地下。
  为掩尸灭迹,凶手们马上将杨虎城父子埋入屋侧花台下,盖上泥土,并种上花草。
  9月7日凌晨1时,又一部车子到了松林坡。车上的共产党员宋绮云夫妇妻子宋振中(9岁),杨虎城狱中所生女儿杨拯贵(6岁),被押到戴笠警卫室,一进屋遭到与杨虎城父子同样的命运,凶手把全部尸首埋在室内,并打上三合土。
  四周又恢复了沉寂……
  二、陈然用反绑的手扯背上的死囚标签,愤怒地扔在地上……
  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北京成立,人民解放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尚未解放的地区进军。
  西北方面,宝鸡、天水、兰州、宁夏,新疆均告解放。
  华中方面,长沙和平解放,人民解放军正向华南进军。
  广州不保,国民党政府于10月15日迁重庆。蒋介石亦来渝,主持“非常时期”决策会议,计划大西南最后顽抗。
  时近深秋,凄风苦雨,这是西南蒋管区最黑暗的时刻。妖雾茫茫的重庆城充满了血腥的空气。
  “清理积案,准备处理,”——密杀人下达。特务们立即忙碌起来,毛人凤在二处对徐远举作了交待后,徐赓即派西南特区副区长李修凯 、科长浦齐伟、二处副处长杨元森、课长雷天元、保密局高级法官毛惕园等人共同签字办理,拟定了公开枪杀10人,秘密处决30人的方案,均由毛人凤签呈蒋介石批准。
  10月27日下午,刚吃过夜饭(狱中一天只吃两餐厅),一辆大卡车吼叫着开到的白公馆看守所 。
  “你们两人听着,把衣服换掉,立即进城,徐处长找你们谈话!”看守长杨进兴对陈然(重庆地下党《挺进报》特支书记)和王朴(重庆地下党北区工委宣传委员,)阴冷地说。
  他们走出牢们时,难友刘国鋕脱下身上的大衣递给脸色蜡黄、瘦骨嶙峋的王朴:“你的衣服太薄,把这件大衣披上吧!”
  “让他们带上行李行不行?”有难友试探着问。
  “不行”  杨进兴瞪大了眼睛。“快走,不要罗嗦!”恶狠狠的声音不断地催促。
  人们默默地看着陈然和王朴走出白公馆,牢房时留下了他们的行李和囚衣。
  第二天,两人没有回来。半夜,一道电筒光闪过,牢门被打开了,响起杨进兴那干涉冷酷的声音:“陈然、王朴的行李在哪儿?快点拿出来,!”
  “他们不回来了吗?”人们从梦中惊醒。
  “转到渣滓洞去了!”仍是冰一样的声音。
  真去了渣滓洞吗?牢房里每个人的心中象压着一块石头。
  刘国鋕一边把家中好不容易才送进来的两只罐头塞进行李,一边又问:“再给他们带点草纸和换洗衣服吧?”
  “明天再说!”咔嚓一声,铁门上了锁。
  直到第三天,白公馆难友才知道陈然、王朴已在大坪刑场牺牲了。
  事情的经过是——在提出陈、王的同时,特务又从渣滓洞看守所提出了兰缔裕(梁平、大竹工委书记),楼阅强(华蓥山游击队挺进大队长),成善谋(重庆地下党电台特支委员),华键(川康特委委员)雷震(万县中心县委书记)等人。此外,尚有叛徒蒲华辅、涂孝文,袁儒杰三人。
  10月28日上午,天气阴沉。位于重庆左营街的警备司令部从门口到广场,走廊直至街口,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戒备森严,如临大敌, 8时,五部吉普车一辆大卡车载着陈然等10名“政治犯”从市区老街32号开出,驶进了警备司令部。
  戴着雪亮手铐的“政治犯”们从容地下了车,盯了一眼装模作样地坐在案桌旁的“法官”,陈然不禁放声大笑,:“哈哈哈……,要枪毙我们,看看你们自己还能活多久?”
  楼阅强上前一步,大声怒斥“法官”说:人民解放军马上就要来了,我们已经胜利了!你们的狗命危在旦夕!”
  在如此慷慨激昂的共产党人面前,“法官”慌了手足,连准备讯问的的话也忘了,匆匆点名之后,即令将10个人押上囚车。
  囚车缓缓驶出警备部大门,围观百姓大批拥到路边。王朴抓住这最后的机会大声对群众演讲: “我们因为革命而被捕,今天牺牲是光荣的,胜利就要来临了!”
  “这是最后的斗争……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汽车驶过民生路,七星岗,英雄的歌声一直在响……
  汽车驶过观音岩,两路口,这歌声如炸雷般震动着大地……
  在大坪刑场上,英雄们挺着胸膛拒不下跪,陈然尽全力挣扎着,用反绑的双手将背上的死囚标签扯下,愤怒地扔在地下:“这是什么东西!”他对刽子手大声命令,“从正面向我开枪!”
  哒哒哒……
  子弹嘶叫着飞向陈然,巨人般的身躯仍倔强地站立着!
  哒哒哒……又一排罪恶的子弹射进了只度过26个春秋的陈然宽厚的胸膛……
  对着死亡我放声大笑,
  魔鬼的宫殿笑声中动摇。
  ……
  高唱凯歌埋葬蒋家王朝!
  这首体现共产党人亮节高风的诗篇,永远为后人颂扬。

责任编辑:舒心 加入时间:2010-7-1 15:40:04百度查找更多

推荐给朋友收藏】【关闭
 
 
 
联线简介 |  English |  参观指南 | 本站律师 | 版权所有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02-2018 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 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 渝ICP备12000583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19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