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联线官方网站 打造全国知名的爱国主义教育网站
你是第 位访问者
12
更多...新闻专题
每日更新
泰坦尼克号300件(套)文物将..
建立健全党对重大工作的领导体制..
开启五千年世界文明之旅:故宫举..
万州革命烈士陵园管理中心开展优..
在改革开放中走向新时代的中国宪..
国家文物局:2017年文物执法..
诗意重庆:红岩景区藏着300余..
信仰铸魂砥砺前行 ——万县兵变..
忠诚为党 实干兴邦
《长江万里图》亮相国博:为祖国..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特稿精选->长篇连载
红岩浪漫曲之--结庐红岩的第一对恋人(下篇)
作者:刘英来源:红岩联线 阅读次数:18351

  襟江背岭的红岩,矗立在嘉陵江边,嘉陵江便成了许涤新和方卓芬这对恋人经常漫步的地方。
 
  1939年7月的一个黄昏,太阳已经落山了,波光粼粼的嘉陵江上泛着一层层金红色的夕阳余辉,分外妖娆,许涤新和方卓芬来到江边,坐在一大的盘石上,欣赏着这美丽的川江。一阵习习的江风吹来,白天的疲乏劳屯和闷人室息的暑气渐渐退去,两颗年轻的心十分惬意。这时阿芳动情的说:“看着这一江碧水,真想喝个够!”因天气闷热,涤新也感到口喝,便提议说:“阿芳,走,咱们到上清寺去喝汽水。” 

  当时在红岩工作的同志伙食都是集体供给制,每人每月只有三元钱的金贴,每晚九点钟就要归队。看看天色尚早,俩人便兴致勃勃地沿着嘉陵江朝上清寺走去。红岩到上清寺这段路可真不短,大约要走半个多少时,当时只有马车,但为了节省车费,再加上正处恋爱季节,所以两人边走边谈,是一种浪漫情怀,也不觉得累。 

  正当他俩挽着手臂走在途中不久,“呜呜——”凄厉的防空警报拉响了,敌机又要来轰炸了。他俩见江岸上有一棵大黄桷树,来不及去防空洞了,便躲在树下躲警报,观空战,两人一点也不害怕。这时一队日机朝着嘉陵江上的船只凶猛的丢下一排排炮弹,炸得江水如注,射向天空,一阵狂轰滥炸后,日机因害怕山城的雾气上升,便匆匆地飞走了。 

  当空袭警报解除后,他俩继续朝前走。许涤新这时想起“五三五四”大轰炸时他的遭遇,便对初到重庆的阿芳追述起来:“自从我到重庆后,感到日机是经常轰炸重庆这抗战之都,然而两个月前的“五三五四”大轰炸,是过去所没有见的大破坏。“五三”是济南惨案纪念日,“五四”是青年节,这两天重庆都有群众游行,日本强盗便在这两日出动大量飞机,连续不断地对这坐山城大举轰炸。当时我正患肠胃病,身体相当弱,社长潘梓年和总编辑吴克坚同志考虑到我的病情,把我送到重庆石板路教会所办同仁医院治疗,住进医院一个星期,便碰上了“五三五四”大轰炸。当时我和病员、医生都躲在教会医院那个又大又深的防空洞里。因为重庆是雾都,上午雾较浓厚,因而日寇通常是在大雾散后的下午来袭击。那天我们从中午呆到天黑才走出防空洞。那夜我走出防空洞,简直惊呆了。  除了这座医院的病房,手术室和办公室没有被炸外,四处全是一片火光。我连忙爬上医院办公楼三楼的屋顶,举目四望,不但七星岗已经成为火海,而且市中心几条商业繁荣的马路,如都邮街和柴家巷,也变成了火海。我在屋顶一直看到半夜,四处的大火仍是熊熊烈烈在燃烧,大街上尸横遍地,到处是残檐断壁和无家可归的百姓。我当时真恨日本侵略者的残暴,心想日寇在华北我抗日根据地大搞“三光”政策,在大后方则天天搞疯狂轰炸,难道中国人民会在炸弹下屈服吗?我发誓要用笔作刀枪向敌寇讨还血债。“五三五四”连续两天的轰炸,使重庆市的商业区都变成为了废墟,许多房屋烧倒塌,都邮街的大火一连烧了四五天。第二天我接到组织的通知,让我出院,原在西三街的《新华日报》报馆已迁移到高峰寺了,我也转到了郊区高峰寺临时编辑部”。许涤新停了停,看着方卓芬说:“阿芳你还记得吧,就是你初到红岩写信告诉我时,我才出院一个星期呢!” 

  说话间,他们已到达了上清寺,在一间茶馆里落坐,许涤新忙着去买汽水,方卓芬体贴地说:“你坐下休息一会儿吧,你的身体还未完全康复呢!”许涤新兴奋地眨眨眼,文绉绉地说:“知我者莫如君也!” 

  重庆夏季老天的脸就象孩儿面说变就变,当他俩喝完茶水,朝回走不久,天气突变,闪电如龙,恋爱中的两个年轻人却依然在闪电雷鸣和大雨如注的路上缓步地走着,许涤新在送阿芳上红岩村之后,又折回虎头岩,虽然满身湿透,却毫不在意。《新华日报》社的易吉光和闵廉见许涤新回来浑身是水的样子,就向许涤新开玩笑打趣地说:“看来真的坠入情网了,真是爱情高于一切啊!”
 
  许涤新和方卓芬之间由于经常见面,经常谈心,感情一步步加深。当时在红岩的《新华日报》总编辑吴克坚的夫人卢竞如和南方局宣传部长何凯丰的夫人廖似光两位大姐的推动下,两人决定在一个周末即1939年9月25日结婚。《新华日报》在武汉创刊时,参加工作的同志中已有几对夫妇,他们是在党报建立前结婚的。许涤新和方卓芬,是《新华日报》社成立后在重庆红岩结合的第一对新人。这就受到南方局和《新华日报》领导人的特别重视。当这第一对新人的结婚报告得到党组织的批准时,消息很快传遍了化龙桥编辑部,传遍了红岩村,同志们纷纷向许涤新和方卓芬道喜,在高兴的气氛中便要求请客。正好许涤新与章汉夫合译的恩格斯的《论〈资本论〉》稿费拿到手,一人一半,涤新便有250元钱可以作为结婚请客之用。 

  报社的徐迈进和张谔两同志十分热心,帮着许涤新安排场面,于是订在附近化龙桥的一家有名的上海菜馆松鹤楼上请客。当时周恩来和邓颖超大姐回延安正准备去苏联治伤不在重庆,其他的南方局和《新华日报》的领导董必武、博古、凯丰、王明、潘梓年、吴克坚以及编辑部、营业部的同志都来参加许涤新夫妇的婚宴。南方局常委、八路军参谋长叶剑英本是要出席婚宴的,因临时有外事活动来不了,便写了一首诗向两位广东老乡表示祝贺,诗写得非常深动且充满感情。 

  婚宴一共有五桌,当许涤新举怀感谢各位同志的光临时,话音刚落,博古笑着问:“你今天请了这么多客,要写多少万字?”许涤新老实回答说:半本书,那是同章汉夫合作的。”博古听闻此言,便开起玩笑来:“这倒不错,半本书的稿费就讨了一个老婆!”一句话引得满堂大笑。席间,大家纷纷举怀祝贺新郎新娘,两人也逐一敬酒,当轮到向董必武敬酒时,董老和谒地认认真真地对新人说:“你们是同志加夫妻,更要相亲相爱啊!”。吴克坚被敬酒时一面祝福一面鼓励大家要像一家人一样,为办好党报而努力。整个席间充满了欢声笑语,两位新人也感到十分地幸福。 

  叶剑英回到红岩后,得知许涤新、方卓芬这对自己的广东同乡婚宴十分闹热,于是对许涤新笑着讨喜酒喝:“两个小老乡,我还没有吃到你们的喜酒哟!”。两位新人决定单独补请叶参坐一次。叶剑英将军是个十分风趣的人,他接受他俩的邀请后,笑着说:“这一次应该是你出钱,我请客,就是地点和菜单要由我点”,许涤新说:“行啊,这次人数少,可以自由些。”结果叶参坐指定上清寺一家有大树覆盖的广东小饭馆。次日傍晚,他们来到上清寺,饭馆虽小,却颇有特色。叶剑英对俩位新人说:“这样的饭馆,难道不好吗?”饭馆司仪的是一位相当漂亮的广东妇女,她得知这三位家乡人是来喜庆地,便用客家话温文尔雅地说了十分中听的祝福语。叶剑英兴致很高,拿出准备好的相机,专门为许涤和方卓芬拍了张新婚合影照,尔后又说了不少笑话,叶剑英的妙语祝福深深地感染了两位新人。 

  经南方局批准,幸福的许涤新夫妇有一个星期的休假,于是他们俩到重庆近郊的南温泉度了“蜜周”。由于《新华日报》的复刊和《群众》周刊杂志的任务繁重,许涤新和方卓芬在林木葱浓、飞瀑如练、溪流涓涓的南温泉沐浴爱河短短一周后,各自又奔赴自己的工作岗位。方卓芬仍住在红岩村,许涤新仍住在化龙桥虎头岩报社,只有在星期六的周末才能见面。 

  许涤新因曾毕业于上海劳动大学和国立商学院,他在经济学方面有独到的专攻。平素一有空闲就钻研经济学,撰写文章,翻译第三国际出版的英文版《国际通讯》上的有关文章。 

责任编辑:舒心 加入时间:2015-11-12 9:34:52百度查找更多

推荐给朋友收藏】【关闭
 
 
 
  ·红岩浪漫曲之--结庐红岩的第一对恋人(上篇)
联线简介 |  English |  参观指南 | 本站律师 | 版权所有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02-2018 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 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 渝ICP备12000583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19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