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联线官方网站 打造全国知名的爱国主义教育网站
你是第 位访问者
12
更多...新闻专题
每日更新
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里过大年
陈履生:兵马俑手指被掰我们的责..
增强文化自信与实现文化自强
把加强监督贯穿污染防治攻坚战全..
看展览成假期标配 排队看展背后..
我馆讲解员取得“不忘初心牢记使..
谱写新时代改革新篇章——以习近..
大型古埃及文物展走进中国 首站..
红岩景区备战春节迎客流高峰
重庆红梅怒放引游人赏花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特稿精选->长篇连载
刘子如与重庆战地服务团(一)
作者:罗廷槐来源:红岩联线阅读次数:14505

  1939年《前线》旬刊战地记者白菲采写的《刘子如老先生在前线》,文章第一段内容是:“提起老先生,在皖南前线一带,几乎已成一个特殊的人物。因为他的出现,是代表着中华民族崇高而伟大的奋斗精神的,使衰老的中国,好似也年青了许多!”[1] 文中说刘子如是“特殊的人物”,阐述他带领重庆战地服务团奔赴皖南抗日时,已是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且身为富商,为了担起民族求存的责任,自费亲临前线,战斗在烽火连天的战场,曾被日寇炮弹炸伤。 

  本文回顾刘子如先生当年如何组建、培训重庆战地服务团,直至后来上前线服务并被炸伤,以及服务成效、舆论反响等历史往事。 
    
  一、集会演讲,募集战地服务团所需支前财物   

  1937年7月7日,正值华历小暑节气[2],经销成渝和赣黔等省胜家缝纫机的富商刘子如,当时在上海与友人商议开设陕西公司事宜,“七七”泸沟桥事变爆发。次日,中共中央通电全国, 呼吁“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并提出“不让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中国寸土!”“为保卫国土流最后一滴血!”的响亮口号。 

  刘子如先生迅疾从上海回川,会同温少鹤(曾连任数届重庆商会会长)、何鲁(重庆大学校长,解放后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何北衡(四川省建设厅长)、康心如(四川美丰银行总经理,建国后任西南军政委员会财经委员)等社会名流,组织重庆市抗日后援会,并牵头筹建重庆战地服务团。 

  刘子如先生1924年曾为期一年自费环球考察,以其广博的见识和社会影响,满怀“不让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中国寸土!”的爱国激情,在各种场合发表铿锵有力的抗战主张,招募战地服务团成员,筹集支前财物: 

  热河失陷消息传到后,真使我们惊心动魄!一年余以来,东北各地抗日军,只凭血肉之躯,不完备的器械和不充分的给养,与日本最新式的大炮、铁甲车、飞机、炸弹相搏,牺牲的人数不知多少,真值得我们歌泣。我们四川同胞处得太远,很惭愧莫有物质的援助。但是我们知道日本今年竟用到19亿(日本全国收入也只此数)的财力,同近代最新式的利器与毒瓦斯来消灭抗日各军,攻取了热河,更决定不是得了热河,便可干休,附近各地、沿海、沿江各岸均在威胁之中就是铁证,亡国灭种迫在眉捷。所以我们无论地处多远,力量多弱,都要尽力帮助,支持到底。[3] 

  当初,蒋介石仍采取“隐忍”政策,并未放弃“攘外必先安内”的军事方针。为此,刘子如先生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以通俗的方式感召广大民众积极支持抗日: 

  自然,中央政府对日长期侵略有具体计划,不会使人民失望,但是,我们先要自觉,先要有自信心,……现代国家力量的表现是全国人民劳力的剩余与劳力的贡献。我们个个只要劳者尽力,智者尽心,所有剩余,所有成绩,一齐集中起来,便是一种惊人的成绩。比如说,我们四川七千万人,除去老弱两千万,还有五千万人,每人在一月以内积蓄一元钱,一月内就可得五千万元,加上有能力出资十倍的,百倍以至万倍的,一月功夫可得一万万的现金。[4] 

  在已查证的《中华民国抗日军四川后援会筹募委员会全体会员一览表》中,刘子如名列全川五十名筹募会员之一。 

  筹募委员会于1937年8月30日召开第一次成立大会后,又于9月11日召开组员大会。议定“对所募捐款,以自身不直接经收为原则,托由各银行代收,并指定中央银行为捐款集中机关,随时呈报大会汇往前方。”“至于劝募状况,则以私人不直接经收捐款为原则。”[5] 

  对如何捐献,捐款将怎么样使用,刘子如进一步向民众讲得很清楚: 

  拿一部分接济前敌将士,拿一部分来赶制或购买新式利器,拿一部份来发展交通,开发富源,振兴基本工业,拿一部份来救济失业,这才可以说到长期抵抗。[6] 

  刘子如“名华璋,字子如,綦江县金灵乡青山石窝寨(今万盛区金桥镇新木村)人。刘子如从小聪明好学,锐意钻研,在上海胜家公司工作期间学会了缝纫的整套技术,公司派其回渝开辟市场,他将一座小寺庙改造成经营胜家公司缝纫机的地址(后迁道门口),自任经理,经过不懈努力,发展成规模巨大的总公司,在西南各省开设分公司数十家,成为了重庆地区巨商之一。后他大办慈善事业,创办重庆私立孤儿院、綦江私立青山孤儿院、中华基督自养美道会、重庆市中华基督教青年会,并在其中开展办学,孤儿院学生中就有红岩烈士江竹筠、重庆市第一任副市长余跃泽等。同时他还出访世界各国,考察各国兴办慈善事业的情况,他的慈善之举受到了林森、冯玉祥、孔祥熙、刘湘、文幼章等社会名流及社会的高度赞扬。”[7]。 

  在演讲中,刘子如特别强调富人要带头捐献,各尽所能。且力主政府当局坚决抗日,并期望通过努力,使四川省作其他各省“爱国心”的表率: 

  试问一个黄包车夫,一个轿夫,一个工人,都能做到月出一元,那拥有资产的,有面孔的,一月不出到十倍以至万倍以上吗? 

  试问人民尚且想得出办法,政府领导这样可贵的人民,还能说莫办法吗?四川一省开了风气,难道说其他各省的人民就毫无爱国心吗?[8] 

  刘子如在20世纪初就是享誉西南、名噪中国、蜚声海外的重庆巨商、著名企业家、慈善家。目前的史料尚未查证他为抗战捐献了多少,但可以想象,刘子如先生既然要求别人如此,他也定当尽力而为。除了捐钱捐物,他还在演讲中强调: 

  我们做到这一层以后,还要加倍的觉悟,就是我们的劳力,要拿来生产,拿来贡献人群,我们的智力,要拿来建设,拿来宣传,拿来发明,一切剩余,都不能乱消耗,心不可用来倾轧,力不可用来争夺。我们要配当一个“人”,不要令亲者痛,仇者快。[8] 

  他演讲时,一方面表达抗战必胜的信心,另一方面又分析落后挨打的原因:                  
  我们要有自信心,自信自己有数千年的文明历史,又有广大民众与无尽资源,决不会被消灭的。但是我们要承认,在新文化方面(就是科学同新组织)落后了,我们要承认太消极了,太听天安命了。我们要相信科学可以救我们的穷,新组织可以救我们的乱。在未与欧美人交通以前,我们中国的文明确是比人高,故几千年来,即使有异族侵入,也被赶走或将他消化。二十世纪的时代不同了,科学才是文明的代表,我们根本就莫科学;新组织才能维系秩序,我们又根本莫有新组织。所以从新的方面说,我们的文化实在是低落了……所以我们要提倡科学,发达科学,研究科学,应用科学。我们又要赶快将一切行政组织、社会组织改为新组织,以增效率,表现秩序。 

  二十世纪的战争,是科学的战争,是金钱的战争,又是人口的战争。自1919年德国失败后,谁要挑起第二次大战,必应在科学、金钱、人口三者占亟优越地位,决不敢轻启战祸。日本乘世界经济恐慌之时,看破欧美人心理,冒险向中国进攻。与中国相比,只有科学一样高于中国,即使日本暂时军事得胜,得了四省,若遇中国长期抵抗,必归失败。我们要自信,以长期抵抗为善策。现代强国内,有显著的两种对抗势力,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是,不论那一种势力当政,都亟防对方代之而起。我们过去既为优秀之民族,又有无尽富藏,此时必努力以求进步,然后可以屈服日本,可以振兴民族。在此国难当头,同人等鉴于国破家亡之惨,谨掬血诚,敬告我最亲爱之同胞。[9] 

  刘子如先生到处发表演讲,奔走募捐,号召全民抗日,作持久抵抗的准备,坚信日本“必归失败”,掀起广大群众的爱国热潮。在他的呼号和亲自带动下,重庆在短时期内就募得慰劳品四十八万件,“所征集之品类为:(1)军用卫生材料:麻袋、担架、绷带、卫生包、土产白布;(2)防毒器材:简单防毒口罩、消毒材料;(3)日用品:毛巾、牙刷、肥皂、针线、扣子、衣帽、被、鞋袜等;(4)食品:牛肉干、罐头及土产食品而能久留者,如榨菜、枸子等;(5)药品:止痛药、止血药、百宝丹、疾痢丸、碘片灰水酒、阿司匹灵、救急水等。”[10] 同时,在市商会展览了三天: 

  举行慰劳品展览会的意义,在使各界了解本会慰劳组征集慰劳各品的详情,藉资激发各界同仇敌忾情绪而踊跃输将,于战地服务团出发前,假市商会地址举行展览三日。欢迎各界参观展览时,计堆集两廊者五百余包,担架成立于檐前者一千架,开会当众报告征集的情形及所收效果,同时分发募集物品清册,颇蒙各界称许。[11] 

  二、老当益壮,矢志不移坚持自费上前线   
  
  刘子如1870年11月5日出生于万盛,幼小成为孤儿,13岁流落重庆,被临江门外红庙和尚收养,白手起家打拼成享誉西南的巨商,在商界被誉为“金字招牌刘子如”。尽管此时他已67岁,在先国后家的思想指导下,为实现早年日本逼迫中国签订21条不平等条约时,他所立下“倘日后中日大战爆发,子如自愿不用饷费,不动公国分文,上前线与敌人周旋”[12]的誓言,坚决向政府请缨亲自上阵慰劳将士和伤员。吴延环1938年撰文记载了刘子如最初组建重庆战地服务团的情形: 

  轰!轰!轰!敌人在芦沟桥的炮声,把一部还在四川的中华儿女给震得不能继续忍受了!他们不愿再在天府里享乐,不愿再在后方用笔头或嘴巴子抗战!他们要作些实际抗敌工作,同时还要到战地去作些实际抗敌工作!于是在去年八月初,就在重庆着手组织了一个战地服务团。 

  同感的人太多了,“参加战地服务团去”这类的标语在市上才发现了几天,登记处作花名册用的十行纸,竟己用了百多页!男的、女的、老的、幼的、读书的、种田的、当工人的、作生意的,都己有人来登记了。炎黄的儿孙们,确已整个的起来![13]    

  在“重庆市各界抗敌后援会”所属的组训、宣传、总务、慰劳、劝募、纠察、调查和妇运8组中,按职责分工,只有慰劳组内的服务股,其任务是“办理战地服务团”,是后援会中唯一需要上前线的组织。而参加战地服务团的条件,一是“青年人”,二是“体格健全,能吃苦耐劳”,三是“无家累者”,四是富有热情,“自愿参加前方工作之青年”。经史料查证,67岁的富商刘子如,担任“服务股副股长”[14]。对照条件可知,刘子如应当不属于“青年人”,且在“无家累者”这两条上是不符合条件要求的。尽管亲属和朋友担心他年老多病,刘子如也依依不舍年仅11岁的独子,但为了践行早年“上前线与敌人周旋”的誓言,他坚定不移要上抗日前线,全力以赴号召并组建重庆战地服务团。在既成事实下,当局才于后期明确其担任“服务股副股长”: 

  慰劳组成立于虹桥事件之前一日(1937.8.9.发生上海虹桥机场事件,日本称为“大山事件”, 是“八•一三淞沪会战 ”的导火线。——笔者注),其工作目的,以精神及物质慰劳前线将士及受伤官兵,并激发士气,使杀敌致果;鼓励后方民众之爱国情绪,使踊跃输将,以企全国一致,上下一心,而达收复失地,复兴民族之目的[15]。 

  经过刘子如的广泛演讲和招募,报名参加重庆战地服务团的很快达到一千多人。招募之初,“理想以为一个民众抗敌组织,最应该兼容并包,以表示全民一致,又认定一种爱国工作,不管知识程度怎样,只要有热情的人,就应该欢迎他参加。所以在我们那个小小的团体里面,真是男女老幼,各党各派,农工商学兵,大中小私塾的学生,齐全极了!”后来,“因为感觉到一个服务团用不着一千多人,所以就在九月十三日举行了一次考试,遴选富有热情、确能耐苦、而无家累者七十二人。这七十二人里面,有男人四十三个,女人二十九个。年纪最小的有十五岁的小妹妹,最长的有六十八岁的老头子。”[16] 这名“最长的有六十八岁的老头子”,便是刘子如先生。其他成员组成情况是: 

  职业是干过公务员的三个,当过军人的九个,学生三十八个,护士十四个,工人四个,农人两个。籍贯都是四川,分布到三十四县。所属政党,虽没有确切的调查,但我相信总可在这小团体里面开各党各派陈列馆[17]。 

责任编辑:舒心 加入时间:2016-1-6 9:46:14百度查找更多

推荐给朋友收藏】【关闭
 
 
 
  ·论刘子如纪念地的爱国主义精神价值
联线简介 |  English |  参观指南 | 本站律师 | 版权所有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02-2012 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 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 渝ICP备120005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