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联线官方网站 打造全国知名的爱国主义教育网站
你是第 位访问者
更多...新闻专题
每日更新
长寿中学举行“红岩精神耀巴渝”..
红岩文化景区品质提升动员会:贯..
博物馆是城市的“有形历史”
全球热门博物馆排行:卢浮宫第一..
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指导..
云南启动“世界记忆遗产”东巴古..
吸引更多公众走进博物馆
烈士墓小学红岩班参加红岩革命纪..
追寻先辈初心 传承革命精神
5.18国际博物馆日——红岩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历史研究->红岩春秋
王梓木事件
作者:刘立群来源:红岩联线阅读次数:19648

  王梓木(1895——1967),黑龙江省木兰县人。早年就读于冯玉祥的西北军官学校,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受党的指派,一直在冯玉祥的西北军中做党的秘密工作。抗日战争时期,他先后在武汉和重庆中共中央南方局军事组及统战工作委员会工作。1945年回延安任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部高级参谋,后在冀察鲁豫中央局城工部工作。1948年8月任嫩江省政府副主席,1949年5月任黑龙江省副省长,1954年任鞍山市副市长,1958年任辽宁省副省长。“文革”中受迫害,于1967年6月18日在沈阳逝世。
王梓木事件
 
  1943年深秋的一天,已经回到延安两个多月的南方局书记周恩来突然接到来自重庆红岩董必武的一封加急密电,电报内容是这样写的:“昨日整风学习中梓木私自出走,一夜未归,据闻在冯康庄,现正劝其回来中。” 远在延安的周恩来看完电报,初步估计出事情的大概状况,他立即给董老回电:“要不惜一切代价,务必促其回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这个“梓木”又是何许人也?他又哪里值得南方局“不惜一切代价,务必促其回来”呢?
  要弄清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们还是先弄清这个“梓木”其人吧。
  梓木,即王梓木,1895年生于黑龙江省木兰县。早年毕业于冯玉祥的西北军官学校,1925年参加中国共产党。受党的指派,他一直在冯玉祥的西北军中做党的秘密工作,1930年,在蒋冯阎的中原大战中,他负伤失去了一条腿,因此,他深得冯玉祥的信任,后来他的政治身份逐渐公开。抗战爆发,1939年中共中央南方局在重庆成立后,考虑到王梓木在国民党军队中的各种关系,十分有利于做国民党军队上层人物的统战工作,组织上便安排他在南方局军事组工作,对外名义是八路军高级军事参议,实际上是在做军事统战和情报工作。1941年“皖南事变”南方局军事组组长叶剑英奉命回延后,王梓木即担任南方局军事组负责人,同时他还在南方局统战工作委员会工作。实际上,他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共在国民政府陪都重庆设立的高级军政情报网的负责人,掌握着许多极其机密的军政情报和几十个中共地下工作人员的人头线索。
  周恩来虽然知道王梓木性格比较急躁,脾气有点倔犟,但他毕竟是一个大革命时期就入了党的老同志呀,有什么事能让他就这样轻易脱离革命队伍呢?这件事一定有个来头。
  原来,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奉党中央指示,这年6月28日,周恩来和林彪率南方局干部职工一百余人返回延安,董必武留重庆坚守红岩阵地,主持南方局工作。按照南方局的整风学习计划,南方局高级领导干部的整风学习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南方局军事组的办公地点就设在城内曾家岩50 号周公馆里,王梓木一条腿,行动不便,他一直住在曾家岩50号周公馆后面大天井底楼靠嘉陵江边的一间小屋里。
  为了照顾王梓木行动不便的腿,这天下午,南方局高级领导干部的整风学习就在曾家岩底楼的会议室里进行。当天下午的主题是同志们相互间的批评和自我批评。南方局的整风学习,虽然是和风细雨,但在进行过程中有时也是相当激烈,甚至面红耳赤,相互不留情面。当轮到大家对王梓木展开批评的时候,就有一个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同志针对王梓木平时的工作作风和性格脾气,提出了比较尖锐的批评意见,最后还说他是“西北军的封建军阀余孽”。王梓木一听这话就火了,立即与这位年轻同志发生了争执。散会后,当董必武批评他不能正确对待同志们的意见时,一时怒气未消的王梓木又与董老发生口角。回到屋后,越发想不通的王梓木一气之下,竟然独自走出周公馆,叫了一辆黄包车径直去到上清寺康庄二号楼——他的老上级冯玉祥设在城内的办事处。当他走出周公馆的时候,恰好被王炳南和荣高棠看见,王、荣二人问他去哪里时,王梓木怒气冲冲,未作搭理。王、荣二人见状不对,便立即向董老作了汇报。等他们再到周公馆门口时,王梓木早已不见了人影。
  却说王梓木到了康庄,见到冯玉祥后就大倒“苦水”,说自己被党内的同志们说成是“西北军的封建军阀余孽”。冯玉祥听完王梓木的陈述后,气也不打一处来,十分气愤。因为他平生最耿耿于怀的就是别人说他是军阀,王梓木曾是他的得意学生和重要干部,竟被共产党的同志说成是军阀,这也就像是在指着他的鼻子说他是军阀一样。他立即打电话给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吴铁城,让他把王梓木的第十八集团军(即原八路军)高级军事参议的名额和薪俸收回去。他要王梓木写一份脱离第十八集团军重庆办事处的声明登报,就安心留在他那里工作。心里不够踏实的王梓木这时才想起自己年轻的妻子——当时在南方局外事组担任英语翻译的郑德芳和刚满周岁的儿子。于是,他给曾家岩周公馆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就在冯玉祥的康庄办事处里,不准备回去了。
  正不知王梓木去处的王炳南接到电话,立即告诉了董老。董老立即派人前去康庄劝说并接王梓木回来,可是王梓木无论如何就是不离开康庄,不愿意回办事处。董必武指示办事处“无论如何、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把王梓木弄回办事处来”。经过仔细的分析和研究,办事处的同志们决定双管齐下,采用两套办法促使王梓木回归办事处。首先,让在冯玉祥那里工作的中共党员王冶秋、梁霭然等人去做王梓木的思想工作,尽量劝说王梓木回来。王、梁二人都是我党在冯玉祥身边工作的秘密党员,与王梓木一直有着工作上的联系,私人感情也不错。王冶秋专门从冯玉祥的歇台子公馆赶回城里,约了梁蔼然一起来到康庄,与王梓木苦口婆心地谈了一下午,可是无论他俩晓以大义,还是动之以情,王梓木就是不为所动,坚决不回办事处去。眼见天色已晚,无奈之下,王、梁二人假借外出吃晚饭之际,跑到曾家岩向董老作了汇报。焦急的董老要他们二人再想办法,一定要把王梓木弄回办事处。于是,王、梁二人又回到康庄继续慢慢地做王梓木的思想工作,直到天亮,也没有多大起色。

责任编辑:舒心 加入时间:2009-9-10 15:37:15百度查找更多

推荐给朋友收藏】【关闭
 
 
 
  ·“红岩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
  ·盛超群:正义之笔让敌特恨之入骨
  ·“红岩”史事补正:真实江竹筠狱中到底受过哪些酷刑?
  ·南方局领导云南武装斗争的见证
  ·铜锣响起敌胆寒
联线简介 |  English |  参观指南 | 本站律师 | 版权所有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02-2018 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 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 渝ICP备12000583号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1961号